问题库

为什么说秦国统一天下比历史上任何朝代更难?

天存
2021/6/9 21:39:19
为什么说秦国统一天下比历史上任何朝代更难?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1个)

1个回答

  • 不二徵

    2021/6/13 19:04:26

    大家好,我是笑谈文史生,这个问题由我来回答。

    秦朝是我国第一个真正大一统的朝代,从公元前221年,秦王嬴政称帝,史称"秦始皇"开始,到公元前207年灭亡,共存在了14年。那么,为什么一个大一统的秦朝短短14年就走向了灭亡呢?这其中原因很多,但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其对法家思想的迷恋使秦朝在短暂的绚烂后快速死去。可以说是成也法家,败也法家!

    战乱时正是依靠着法家治国,使原本属于第三世界的秦国快速地步入超级大国行列,在历史的星空首次开出“一统天下”的绚烂火花。

    在没有推行以“法”治国之前,秦朝的前身秦国地位是不高的。

    一开始秦国是没有自己封地的,秦非子因养马有功才被周孝王封为天子之附庸。公元前821年,秦庄公击败西戎,被周宣王封为西陲大夫。公元前771年,周幽王被西戎所攻杀,秦襄公因率兵救周有功,后又派兵护送周平王东迁,才被封为诸侯,又被赐封岐山以西之地,这才有了自己的地盘。

    在春秋战国时期,秦国的存在感最强的就属秦穆公。虽然在《史记索隐》中,秦穆公被列入春秋五霸,但在《荀子·王霸》中评出的春秋五霸却没有秦穆公,再加上当时秦穆公没有主持过一次诸侯会盟这一重大称霸标志,都证明了秦穆公的春秋霸主地位名不符实。这也说明了秦国在当时地位不高,几乎没有什么话语权,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第三世界国家。

    但这些都伴随着秦孝公任用商鞅开始变法,推行法家思想而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商鞅变法的主导思想是主张以“法”代“礼”,“刑无等级”、“不赦不宥”和“以刑去刑”等为主要内容,其主要举措是"废井田、开阡陌,实行郡县制,奖励耕织和战斗,实行连坐之法"等这些措施不仅让秦国经济得到飞速发展,也使秦国国家机制更加健全,开始了中央集权制度建设。同时,奖励军功,每个人都可以通过杀敌而拜将封侯,极大地调动了将士的积极性,达到了强兵的目的,提高了军队的战斗力。

    正是凭借着这次彻底改革,秦国国力日益强盛,16年后,击败当时如日中天的魏国,夺得西河之地,更加坚定了法家思想在秦国施政理念的主导地位。在《史记·商君列传》中司马迁这样评价道:

    “秦孝公保崤函之固,以广雍州之地,东并河西,北收上郡,国富兵强,长雄诸侯,周室归籍,四方来贺,为战国霸君,秦遂以强,六世而并诸侯,亦皆商君之谋也。”


    自此,秦国历代国君均以“法"治国,倡导法家思想的治国理念,而每次都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秦国的地盘也日益扩大,地位日益提高,使原本属于第三世界的秦国一跃迈入强国行列。等到嬴政继位时,以“法”治国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这就使秦国既有充足的粮草,有用一支虎狼之师,还有白起、王剪等历史名将,很快就灭掉了六国,在历史的星空首次开出“一统天下”的绚烂火花。

    统一后依然痴迷以法治国,使原本先天不足的法治缺陷又被无限放大,最终成为秦帝国轰然倒塌的定时炸弹。

    战乱时期,法家的“霸道”确实优于儒家的“王道”。但战争结束后,依然痴迷于“霸道”治国,就会把法治的缺陷无限放大,最终法治不再是国富民安的“利器”,而变成为了国家动荡的“凶器”。秦朝一统天下后,没有看到法治对国家的反噬作用,而是变本加厉,这就造成原本就存在的社会矛盾不断激化,最终摧毁了刚建立不久的秦帝国。


    1、“法自君出”理论在把皇权推到登峰造极的顶端后,君主的贤能与否就成为了一个国家命运好坏的一重要决定因素。

    法家认为"权制断于君则威",主张立法权掌握在君主(国家)手里,臣下不得行使,建立起一种"天下之事无小大皆决于上"的君主极端专制的封建政治制度和法律制度。皇帝本人则凌驾于法之上,超越于法之外。

    对于“法自君出”的理念,秦始皇贯彻的最好,诛杀吕不韦他用事实告诉别人,皇权至高无上,不允许任何人凌驾于上;设置**,削弱了相权,从制度上保障了皇权的至高无上地位。但令秦始皇想不到的是,之所以自己的皇权能达到巅峰,相权不敢与之相争,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秦始皇这个人很厉害。可到了秦二世胡亥,其人资质平平,内没有驾驭李斯、赵高之能臣之术,外无保一方安定之策,最终只能是宦官于内弄权,百姓于外揭竿而起,最终在内外夹击下,大秦走向了快速灭亡。

    2、"强国弱民"理论在把国家利益无限扩大的同时,也不断地压缩着民利,战后民众还得不到休养生息的结果只能是起来夺食。

    在这个问题上,法家主张无限的扩大国家权力而缩小人民的利益,这是法家理论的一个危机。战乱时,这个“强国弱民”思想确实能极大地提高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可是在战后,经历了战争的破坏,民众本已经苦不堪言,这时再去推行“强国弱民”的思想,对民众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同时,无论是秦始皇,还是秦二世都还不遗余力地践行法家的“繁刑严诛”,这就把民众逼到了墙角,“反也是死,不反也是死”的心态促使被逼无奈的陈胜、吴广第一个揭竿而起,而后之所以那么多人纷纷响应,就是这种“强国弱民”的法家思想很不得人心。

    推翻汉朝的刘邦,就吸取了秦朝灭亡的教训,把黄老思想引入治国理念,推出了与民休养生息的政策,这就在一定程度上消减了法家思想的锋利光芒,民众得到喘息的机会,自然就不会去造反,国家趋于稳定,汉朝的统治就能长达百年。

    正是统一后依然痴迷以法治国,加强皇权而皇权继任者无能,一味追求国富而放任民利不顾,这都使原本先天不足的法治缺陷又被无限放大,最终成为秦帝国轰然倒塌的定时炸弹。

相关问题